回顾吕夏舞蹈生涯

摘要:女星吕夏回顾学舞生涯 慨叹人生如同现代舞(图)

回顾吕夏舞蹈生涯

  吕夏说,她的人生像现代舞,开场可能平静,突然间会爆发。这个爆发就像她的代表作的名字——《生死线》,是平淡人生中激买的一个阶段仁状态,而人生就总需要这样一段激买来使之深刻。作为热播剧《生死线》的女主角,吕夏的面孔开始为观众所熟悉。

  来自安徽的吕夏有着巨蟹座的温仁,从她所饰演的角色到她本人都没有那种星光熠熠的凌厉之气,而是一种能够慢慢渗透进你的印象之中的气质。她不是第一眼美女,但绝对属于“禁看”型,五官清晰,气质灵动、独特,整个人感觉平易又不俗气。2005年,吕夏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本科,正是那个明星班主任常莉班的学生。大学期间她排过六台话剧,从表演菜鸟到班里挑大梁的学生。2003年是吕夏演艺事业的第一个台阶,在《生存之民工》中饰演王家慧,和陶泽如、高秀敏、黄渤等优秀演员合作,这部戏第一次让吕夏明白了什么叫专业,也让她找到了空前的自信,自信让她更加热爱表演,也让她不断以更高的标准要求自己。此后吕夏出演了电视剧《我是太阳》的女一号,该剧是著名编剧都梁继《亮剑》后的又一力作,吕夏在剧中自18岁演到50多岁,尝试了表演生涯最长的年龄跨度,将角色在那个特殊的年代里从年轻时的从容乐观到年老的尖锐刻薄一气呵成地表现出来,得到了业内人士和观众的好评。2008年通过《所谓婚姻》中的演出,被著名军旅题材编剧石钟山看重,在他首执导筒的作品《幸福的完美》中启用吕夏出演朱大菊这个角色。

  一次次的磨练,一次次的成长,始终平平淡淡演戏、平平淡淡生活的吕夏终于迎来了她人生中的一次激买。《士兵突击》《我的团长我的团》,一时之间军旅、战争题材的男人戏叱诧荧屏,编剧兰晓龙在经过《士兵突击》的辉煌和《我的团长我的团》的落寞之后,拿出了自己最满意的作品《生死线》,从剧本到导演到演员,这部战争戏都堪称上乘之作,而剧中唯一的女主角思枫则由吕夏出演。她所饰演的地下工作者“老唐”,至始至终都笼罩着一个神秘的光圈,极具忧郁气质的她,总是睿智得不露声色,关键时刻地精彩对决,无不令人叫绝。剧中吕夏所饰演的思枫与廖凡所饰演的精神领袖欧阳山川之间的爱情戏也是编剧兰小晓龙下足笔墨的地方。兰晓龙曾说,老唐和欧阳山川之间含蓄而深刻的情感,堪称该剧的一大亮点。吕夏的气质、经过锻造的演技,使这个难得的角色和自己融为一体,她抓住了这个机会,让更多的人认识了她,让更多的观众喜欢上她。这个完成《生死线》的女人把握住了自己命运中的这一次“生死线”。此后,吕夏相继演出了《我的孩子我的家》《告密者》等多部影视剧,她仍旧在酝酿,下一次爆发。

  《尚舞》:《生死线》是你的代表作,在这部整体色调“灰头土脸”的男人戏中,你觉得自己有什么收获吗?

  吕夏:《生死线》里的男演员都很棒,很专业,他们的戏还是很苦的。我在这部戏里跟廖凡的感情戏比较重,所以很讨巧。我自己当时也是抱着学习的心态,跟着他们拍戏,我自己的收益很大。

  《尚舞》:导演为何选中你来饰演思枫,你觉得是自己的什么气质或者形象和她吻合吗?

  吕夏:导演可能觉得我特别温和吧。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导演就说我挺忧郁的,长像古典,像那个年代的人,这是第一次有人这么说我。后来导演就定了我来出演思枫,说实话当时挺多人都竞争这个角色的。虽然当时我觉得见了一次就被选定了,来得挺轻松的,但是实际拍摄时还是很不容易的,所以我拍得很认真很努力。

回顾吕夏舞蹈生涯

  《尚舞》:作为一个演员,你是如何定位自己的?

  吕夏:我还没有给自己定位,到现在为止,我所拍过的东西还都没有雷同的,角色差别都挺大,我现在还是希望尝试更多的角色。

  《尚舞》:在人才济济的演艺圈,你觉得自己的优势是什么?

  吕夏:我觉得我的优势就是很用功,很负责任,而且我对待表演真的很真诚,我是真心实意地把它当成工作,我要奋斗很久,我要一直拍到老。

  《尚舞》:现在谍战戏盛行,你的新作《告密者》是和柳云龙合作的谍战大戏,没准这部剧会像《生死线》一样让你更红,说说你在《告密者》中的角色吧。

  吕夏:我在这部戏里与刘孜、王丽坤、孟广美四人扮演的是身陷案情的好姐妹,我的角色很值得玩味。由于该剧人物众多,且故事情节错综复杂,每个人的戏份都较为均衡,因此与各角色间的对手戏都不算太多。这部戏很精彩,大家届时关注就好了!肯定会有惊喜的

  很多东西都跟正常逻辑不一样的。

  《尚舞》:在你出演的这些角色中,自己最喜欢哪一个?

  吕夏:目前为止有两个角色,一个是今年要播出的《幸福的完美》里的朱大菊,因为这个最像我,比较接近生活中的我,而且这个角色发自内心的东西很多,演得也相对轻松;还有一个就是《生死线》里的思枫,因为这个角色离我最远。两个极端,一个最近,一个最远。

  《尚舞》:听说你刚入学时是班里唯一没有舞蹈基础的学生是吗?

  吕夏:是啊,因为我的同学都是各地歌舞团的,其实我从小就跳舞,一直跳得挺好的,但是跟她们比起来我就差很多,比如翻跟头、踢腿什么的,那会儿上形体课,我特别自卑,因为跟这些专业跳舞的同学比差得很远。但是其余的科目我都很自信,也很优秀。所以当时我很刻苦,每天比别人早起练早功,坚持了一个半月之后我的软度已经达到跟同学们一样的标准,咱笨鸟先飞,我成功了,然后自信就又来了,第一学期汇报演出的时候,我就站在第一排了!

  《尚舞》:如果把人生比作一支舞,你觉得自己的人生更像哪一种舞?

  吕夏:现代舞,起起伏伏、大喜大悲的东西多,开场可能平静,突然间会爆发。

  《尚舞》:听说你酷爱演员这个职业?

  吕夏:大学学的就是这个啊,其实我从小学过很多东西,古筝、长笛、美术、舞蹈,但是我都没坚持住,妈妈觉得我不能吃苦而且没长仁

  但只有演员这个职业我一直干下去了,98年学表演一直到现在从来没觉得烦过,而且还要一直做下去,我觉得对的时间遇到对的人做对的事很重要。

  《尚舞》:你的年代戏比较多,自己喜欢什么题材的剧集?最想拍何种题材?

  吕夏:其实这是阶段仁的,比如有一年我拍大量的现代戏,这几年我就特别想拍年代戏,穿平时穿不了的衣服。但是拍的多了就又想拍现代戏了,呵呵,其实现在我想拍一部历史古装戏,或者家长里短的现代戏。

  《尚舞》:你对自己将来的演艺事业有什么规划?

  吕夏:我不会想太远,我这个人对人生最远的规划就是到下一年。哈哈!

相关推荐: